“这些家伙只会若事,不用管张凡,先把他们处理了再说。”语文老师郑秋季很严肃的说道,向前走去。

  而苏暖暖则与郑秋季道别转身向着学校里面走去。

  来到教室里,见到张凡竟然什么事都没有的坐在课桌前看着书,难道他有分身之术,之前叫他好好读书,竟然那么听话的,苏暖暖看了张凡一眼,欲言又止,什么话也没有说,感觉这家伙身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她当然看不懂,转身坐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下午放学,张凡回家里。

  而,陈城城则灰头土脸的回到家里,万分愤怒,“张凡这早死仔,竟然变得这么厉害,把我打得这么惨。”

  “少爷,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你收拾那打你的人。”

  陈城城的管家四十多岁,叫吴富很认真的跟他说道。

  “谁?我可不想打死张凡,只要教训他就好,让他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
  陈城城双眼里闪着争强好胜之光,他心里还是好的,知道毕竟是同学不能打死人。

  “可以的,那人其实是我的一个朋友,会一些法术,比如扎纸人去打人,也可以让那人在医院里躺十天半个月的。”

  吴富陪笑的说道。

  “有你的,竟然有这样的朋友,也不早跟我说。”

  陈城城抬手拍了拍吴富的肩膀,手痛得呲牙咧嘴。

  “少爷你没事吧?”吴富管家很是担心,少爷的父亲对他一直很好,当然要是不主人救了他,他也没有如今安稳的日子,所以他对陈家一直很忠心。

  “没事,快,把你的朋友,请来,好处不会少了他的。”陈城城很认真的说道,走进客厅中,他的爸爸整天工作忙得很,根本没有时间来见他,他妈又走得早,所以,他跟这吴富管家是最熟的,什么事都是他帮忙的。

  “好的,不过他身上阴气太重了,还不如打电话给他,然后打钱给他就好了。”

  吴富管家很认真的跟陈城城说道,他没有孩子,早就把陈城城当成自己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