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谁。”那女子开口问道。

  “我叫小玉。是前两日被救下的小妖,暂时借住在此。”洛离心中松了一口气,还好自己还有一个身份。

  “为何到这里来?”那女子声音低沉,洛离赶紧在脑中想好措辞,生怕一个回答错了就被那女子杀了。

  “我看到房内有一荷花池,心下好奇就入池玩耍,谁知水下另有玄妙,一时迷失,误闯了姐姐闺房,惊扰姐姐休息,实在是心有不安,还望姐姐不要怪罪。”

  “既然是坊中姐妹,就当知坊中规矩。各房姐妹虽素日亲如一家,入夜后可是各不相干的。你已犯了大忌,留不得了。这便走罢!别教救你进来的人为难。”

  这什么规矩?洛离心想,怎么凌烟竟没向她提起?

  于是道:“还望姐姐慈悲,宽恕则个。小玉初来坊中,规矩尚未具悉,冒犯了姐姐,还望姐姐看在小玉不懂事的份上,高抬贵手。”

  那女子却很坚决:“你不必说了,规矩既已定了,就该人人遵守,若我这次纵容了你,恐怕连我自己都会有麻烦,所以只好委屈你了。”说着那女子便起了身,“我会赐你两颗药丸,助你早日痊愈,出去后寻个洞天福地,自个儿修炼去吧!也别来花坊搅这趟浑水。”

  事已至此,洛离只好道:“这便罢了,既如此,只好多谢姐姐美意。但有一事,救我之人我尚未得谋面,可否等她出关之后,让小玉当面道谢,以拳拳小玉的感激之情,届时再走可好?”

  那女子正在梳妆台的妆奁里翻找药丸,听她如此说,顿了片刻,方转头问她:“你说,救你的人在闭关?”

  “是。”洛离顺从地答。

  那女子方又思忖了片刻,道:“近日闭关之人不多,难道……是青歌救的你?”

  洛离欠身道:“正是青歌姐姐,我尚未见过。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必要当面致谢,小玉才能稍感安心。”

  洛离本想着,她闭关至少一时半会儿出不来,看这女子的架势,是非要她现在就走不可,她只好使一个缓兵之计,尽量争取在青歌出关前找到师父。

  想到这,洛离叹道,只可惜没把师父的青玉要来,不然会更容易些。若不是怕泄露了仙家身份,那青玉的仙气也委实重了些,也罢也罢,但尽力去找吧!

  那女子又开口了,不过却更像自语:“如果是青歌救的你的话,倒不好叫你走了,没的又该说我处处针对她了。”

  听此言,难道她是琉心?洛离心道。

  想到日间凌烟与她说话时,还说琉心尚未回来。如今看来,可能是今日夜间回来的,或者是白间回来的但凌烟尚未知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