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吧,洛离算看出这北斗对她是没好话了,干脆也不装巧卖乖,只说:“如今我仙位未定,所有比我早上天的仙,皆是我的前辈,我理当礼待。离不知日后能否成神,能位列几等,只知如今身在何位,便做此位该做之事。日后做了几等天神,再做几等天神该做的事。安分守己,尽忠职守,如此罢了。”

  见北斗不言,又道:“今日离不知何事惹了北斗星君不悦,原不是本意,你我初次相见,当无前尘旧怨。如今我与司命下界执事,若北斗星君对花坊有所了解,还望暂且先撇开个人恩怨,尽数告知才好。”

  一番话说完,北斗正欲发作,司命连忙说道:“洛离,他就是个泼皮癞子,最爱刁难新进天神,并以此为乐。你不必放在心上,方才他是有意要逗逗你的,不必当真!”

  这话说的洛离一头雾水,本就有些气愤,又因说完一番话而满脸通红,气息也有些浮动,如今更是喘着气纳闷儿。

  北斗一时却笑了,道:“没想到竟不像看起来那么柔弱啊,还是个厉害的主儿!不错,该据理力争的时候绝不含糊,甚好。在下北斗星君辰宿,这厢有礼了。方才与美人开了个玩笑,还望美人莫怪啊!”

  洛离真是招架不住,神仙的性子都如此飘忽,而且喜怒不定吗?也不愿再琢磨许多了,知道他二人就是闲着无聊就好了。

  离双手捧着自己因气急而涨红的脸,看看司命,又看看北斗,二人正在那里乐不可支。

  她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叹息,太闲了太闲了……

  见他二人似是没有止住笑的打算,洛离只好捧着脸说道:“别笑了好吗,我们,说说正事!”

  二人这才依依不舍地止住了笑意。

  “那你知道,这位被花坊抓去的神仙是谁吗?”洛离问道。

  北斗摇摇头:“这就不知了,我原是因七星宫有件案子未销,便到了下界来销此案,今日原是要回去的。恰巧在街上看见司命正欲进花坊,我这才出面将他拉住,我二人实力相当,自知他敌不过那妖怪。”又道,“你是怀疑被抓去的是晏宇晏兄吗?”

  “晏宇的青玉在花坊附近感应强烈,该是晏兄无疑了!”司命道。

  “如此说来,你们是为救晏兄而来的。”

  “正是。”司命。

  北斗稍一思忖,道:“那花坊不是寻常地方,不能强攻。也罢,晏兄素日也待我不薄,既如此,算我一个。我心中已有了一番计较,拙计一则,可愿听之。”

  洛离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唉,”北斗叹了口气,“要说这一计,该叫作‘美人计’。”